中学部

人文茶学
知止.静心.「奉」的美学

茶是一种古老的经济农作物,已有数千年的历史,自从中唐时期陆羽【茶圣】完成茶经奠定茶的历史地位以来,已经从单纯的喝茶解渴,提升至精神境界的 〝品茶〞,泡茶不再只是技术,它也进入【美学、艺术】层面,由茶的媒介学习茶礼茶仪、茶俗茶风、茶艺茶会、茶道茶德等,提升优质精神及艺术文化。

现代饮茶重视的是「过程」实践与参与,而不只是结果,事茶是一种美学,将生活 美学带入生活茶席当中,学习「奉」的精神、并学习知止而后才能定、静、安、虑、得。茶与事茶的精准、人与人的互动艺术、人与器物建构的特殊氛围,人与环境的情境融合,所以茶是生活也是艺术文化;我们现今以茶代酒,以茶会友,敬茶传谊,并与琴、棋、书、画、诗、花一样,也是人的精神『粮食』,而现今社会科技发展人们对健康的重视,茶也被科学阐明和发现,饮茶已成为生活必需品,自中唐后也成为国饮。

人文茶学在道禾主要有八大精神:礼貌、整洁、互敬、分享、友爱、惜物、感恩、守时,从学习与养成、习茶、赏茶、爱茶的生活美学为学习基础,培养俭德精神、诠释茶汤之美、进退得宜、待人以礼之习茶精神,并以反思精进、敬老尊贤、平易近人、长幼有序为修茶道者致中和之修练目标。

此为道禾特色课程,会随着孩子学习做调整,目前课程已渐形成与剑学、书道美学统整成为「心行传习」课程活动。



古琴
Thank you for the sun so bright. Thank you for the moon at night…孩子稚嫩清脆的歌声与笛声对唱,在体验语言音韵之美的同时,节气画面的勾勒随着歌声与节气活动的进行愈显清晰。

「融合式语言课程」,顾名思义,是「将语言学习融入生活作息中」,真实的语言情境,以及真实的语言示范者为其不可或缺的要素。融合式语言老师因着他专职专任的优势,在充裕时间的支持下,产生了与孩子互动时的生活从容感,以及与幼教老师、艺术老师的对话空间。

融合式语言老师与幼教老师秉持着相同的教育理念,共同带着孩子生活,透过故事、歌曲、诗歌、节气活动、手工,让孩子在节气轮动中体验四时的变化,感受到使用语言的自在感。语言即是工具,而非学习的全部,唯有在真实情境的使用中始能显现其非凡的精神意涵。



弓道
自制.立志.禅心


「引弓射箭心眼虹,不移寸步跨长空」!「射」礼是中国传统「六艺」中重要的 一项技能,《论语》中的射,既是射,也是德;既是自己,又是指向的准确。射, 作为中国思想中一种具体的礼。实际上,当代体育比赛,也与"礼"密切结合,并以 “礼"为前提,如讲究公平竞赛、遵守规则等等。《论语》所谓"揖让而升,下而饮" 可谓比赛规程;"君子无所争,必也射乎,则为比赛原则。
透过原始弓(桂竹、自 然纤维、手作)的选材,手创过程经历力学与美学,是如砌、如磋、如琢、如磨的 内外渐修功夫,在「射」的学习中,历经伸展活动中的肌力、肌耐力、心肺功能与 柔软度的体适能练习,以心神与力量之焦点合一,会于一处,学习「沉住气」的自 制、平衡、放松与守护心念起伏的功夫。所以「射」是运动、礼仪及修心的结合。



武术
「觉动体天地˙直心即武学」


「每一个人都是伟大的,每一个人都应该发现他自己」—爱默生

「身体课程」是生命学习的场域,也是和大自然连结的媒介;生命可由自身呼吸的〝觉动〞,应和到宇宙生生不息的脉动。

自1960年代中期以来,教育的「多元智能」观点,便为〝学习〞和〝智能〞开启了新时代的纪元;而其中第五项「动觉智慧」更为我们重新揭示了身心灵整合的可能—即透过身体的直接经验,可以重新甦醒久被压抑或扭曲的学习能力,更可以永续的使我们迈向健康的身体,而心灵和意志更得以成长和茁壮。

〝武术〞是人类求生存的本能智慧,同时也是一个民族因其思想、文化、价值观经实证与智慧的淬炼,凝聚而成的「身体行动」符号,不仅是〝生存〞之所系,更求〝健康〞的生命能量之延伸。
认识自己的〝生命密码〞,让身体依循属于自己〝自然〞的节奏行动,并倾听身体内在的声音,才能真正的「知行合一」,自古代的希腊人和中国人以至当代,我们都见证了透过这样「认识自己」的认真追索,展现了人类追寻知识与哲学的最大努力。

东方武术源远流长、博大精深、宗派繁茂;但道禾不以技击为师,由创校精神之体悟,窥见「咏春拳」实依先哲一体看待宇宙中阴阳二种生生不息力量的「太极」哲理,所发展出的特有武学,而青年学子正处于静中有动、动亦有静之身心灵转换期,故以其为「道禾少年武术」之范畴。

道禾依〝为道日损、为学日益〞的精神,将倾向搏击的「徒手」武术导向〝由艺入道〞同源互补的「少年武术」;不仅在技击与动作,更希望透过「内运外动」的呼吸,椿、步法(重心),身法(平衡),拳法(轨道),心法的修鍊,一窥中华民族体悟自身与天地万物、时空联结的生命观与世界观,进而能以强健的体魄、毅力进入文化脉络与智慧系统的终身学习之中。

其具体目标有三:
一、从智慧的身体到身体的文化。
二、从自然的身体到身体的创意。
三、由诗意的身体到身体的科学。

「小溪水面上旋转不已的泡沫,使我得窥天空力学之秘密,而沙滩上每个贝壳,都是理解这秘密的钥匙」—爱默生

从体育到戏剧,由诗意到科学,在身随意转的拳法武术中,少年武者也得以意会心喜,那科学的诗意在「知行合一」的自我身体上顾盼生姿、自在展现,成为一位内外双修,进退有节,德智美皆备的道禾「武学少年」!

此为道禾特色课程,会随着孩子学习做调整,目前课程已渐形成与剑学、书道美学统整成为「心行传习」课程活动。



书墨美学
道禾的精神轨迹


可以由形直观,可以行意挥洒;可以摄内回照,可以破格而出。

「书学」在历史中所累积的人类文明精神非常丰沃。书学提供一种整体直观孩子身心灵变化的实体精神轨迹,因此,「书学」在教育中更显一份独有的价值。当孩子与人文知识的细分工作时,书学为孩子保有着一方自我整体的呼吸,由此,孩子的精神还可以在丰富的碑帖精神中,走向一条自我精神的锻鍊之路。是故,道禾想为书学在孩子身心灵的发展互动中,为书学及孩子耕耘出相得益彰的养分。

在孩子不同时期的书法轨迹中,可以发现孩子的身心灵变化,可以体悟贯串孩子的精神特质,可以观看孩子于书写当下潜沉之喜怒哀乐的立体风貌。这些特质,都是目前教育范畴中,以数字和及文字来诠释孩子的学习状态有所不及之处。而且,越小的孩子处在一种神明自得的状态,越大的孩子进入一种内在蜕变的能量,每一种阶段,每一种状态,皆需要我们能透过理解的努力与理解的路径,来对孩子的精神做对话。是故,「书学」成为道禾理解孩子的精神桥梁。

行神入笔自体现,老子精神藏婴孩,庄周解牛蝴蝶梦,斑斑墨迹透出来。

五千多年来,中国文字从象形文字到楷书的发展,亦是实用到艺术的升华表现,字体的演变藉由文人笔下转化成为不朽的艺术作品。然而,近百年来,人们不再使用书法作为生活的沟通方式,书法渐渐失去其实用性,中国文字的美好意义也逐渐被人们淡忘。

道禾实验学校努力以东方美学带入孩子的生活中,利用书道美学课程,重新让孩子再次认识书法与学习书法,书法在美术的世界里,是东方非常独特的艺术,纯粹由线条、线条架构、单色(墨虽一色分五彩)来构成视觉的艺术,有别于一般的视觉艺术。书法靠线条的律动与留白,发展出别具音乐般的流动感与线条的独特美学。书法不但展现了中国文字之美,更有中国第一艺术之称,然而,透过认识线条的节奏、浓淡、轻重缓急之变化更能了解书写的乐趣与欣赏融入书道美学之境。陈传席先生特别提到书法是文化而非技术,林语堂先生甚至认为书法的艺术地位在中国是凌驾其他艺术之上,书法之重要性可以窥见。

最早欣赏书体是由体悟自然美进而歌颂书法之美,再者,人们由造型和秩序的角度看见了书法之美,正如自然美也源于造型之秩序与法则,亦是一种抽象之美。书法无法脱离文字,所以书法用点、线、面、黑、白来构成画面上美的平衡与文学诗意,道禾书道美学要培养孩子学习静心、专注、以及与内心对话,书法体现书者的性格、修养,也藉由书法的学习,陶冶品德、涵养心性,提升生活品味。道禾书道课程让孩子透过自选字帖(人如其字),长时间用大纸大笔大胆地书写展现个性与陶醉书道之美,并藉由欣赏及参观书法艺术展览,从中见识大师风范与增广见闻,厚实书道美学学习之涵养。



山水学
人面对自然,从「人定胜天」的傲慢中惊醒,「不愿意面对的真相」呈现眼前。教育的过程,需要引领孩子发展出「知止敬虔」的质地,「知止」而能默受自然与自心的美而至止至善,「敬虔」而能体会自然与自心的庄严;「知止敬虔」的心有如新雨过后,常如清泉之流,这个质地是源头活水,能支持着孩子,以知止而后定静安虑得的循序渐进历程,面对生命的困顿燥郁,创生天人和谐的关系。

「道禾登山学山水日课程」,走出教室,隔周一次,向「山」、「水」学习,虽然不在教室里,但我们同样可以获得体悟大智慧,只因为「山」就是一间最大的教室,我们享受自然的风、云、雾、蓝天、森林、清溪和草原,这些是教室无法给予的,而在登山过程中,我们学习如何彼此关照,克服个人困难,忍受、挑战与克服恐惧,向内自省,享受孤独,扩大视野与眼光这整个历程是一种亲身经历的自然体验、感官记忆与正向生命态度的建立及意志力的培养,虽是外在形式的经验,更也是内化价值观的养成。梭罗:「所有的智慧是训练的报酬;不管是自觉或不自觉的训练。」感受大自然的「智慧」不会自动送上门来,做好准备,走出教室,亲身感觉,才是感受与认识自然科学最佳的途径。

这是一种「户外学习」的课程,它统整了人文、艺术与自然,从观察与记录、身体的准备、入山仪式、低、中、高海拔不同的鸟、兽、虫、鱼、植物、矿物与星辰、自然现象、人文历史与美学均是知识的活水源头,因为「知识蕴藏于大自然之中」。也是「东方体健领域」的主要活动,自然体验与观察记录的主要学习场域。亦是培养孩子合作、分工、团结与意志力最佳的生活体验。